• #
  • #
  • #
  • #
  • #
  • #
本站公告

[一个鲜为人知的壮族支系——“布傣”]

来源: 作者:本站 当前位置 :主页>民族文化>



布傣人遇老人家过世,必须走报死者的舅家与外嫁的女儿,开丧那天请来道公闹道场,择良日吉时出殡。停丧期有三天、五天、七天、九天不等,个别的封棺半月乃至一个月才出殡的也有,但极少。

在停丧期间,每晚都由子女们轮流做灯请佛,不得冷落丧场,并请来唱手两人,吹啵咧、唱哀歌,一吹一唱,歌词多是唱二十四孝歌,论过去什么“孟宗哭竹冬生笋”,“卖身葬父”之类的孝歌,通宵达旦不得入睡。

布傣人守孝期时,父母死后做儿女的得反穿衣服一百天,男的头戴白布巾,女的头戴白头巾,腰扎白腰带,满一百天后改戴蓝巾蓝带,不再反穿衣服,戴孝期间不得唱歌和取乐,满两年后才能恢复原样。

没有糯米、山歌不成节

布傣的传统节日相当丰富,较大的节日有春节,六月的昆那节,七月十四、八月十五、十月初二糍那节等。布傣人的节日特点,多是与糯米、山歌有关,如:春节、侬垌节、糍那节、昆那节等包粽子、做糯米饭、做米粉等都与糯米有关。

布傣人正月初一要拜牛牯。每年正月初一早晨,随着抢新水的炮声渐落,人们开始忙着用取来的新水煮红黄糯米饭,备上酒菜,粽粑,沙糕和糖果各类供品,到牛栏里设台给牛牯拜年,台上还摆着五对筷子,六只羹匙,表示五谷丰登,六畜兴旺,并在每一头牛的头上粘上一团小糯米饭。为何给牛拜年?据说是很早以前,牛牯本是天上玉皇大帝手下的一名“武将”。

有一年人间大闹灾荒,民不聊生。玉皇大帝为了拯救人间,派牛牯用头上的“武刀”刨开“天池”,“天池”的水冲垮“粮仓”,谷、水就从天而降,牛牯也随着下凡人间,后人就把这天定为“谷雨”。

布傣人为了报答牛牯的大恩大德,每年正月初一,在拜祭土地公时也要给牛牯拜年,此习惯前传后教,沿袭至今。

布傣节日中较为隆重的还有侬垌节和四月十四歌圩。侬垌节是在正月初一至十五,由十几个村屯依次分别举行。到了那天,附近十里八乡的村屯还有越南边民等,个个打扮得特别漂亮,到一块空旷的田垌上玩各种游戏,舞龙舞狮,抛绣球,斗鸡斗画眉,对唱山歌等。他们唱的歌有两种,一种是用越南字喃写的歌本,唱越南音,另一种是用自己的语言唱,没有固定的歌本,内容多是表达男女爱情,随编随唱,即兴高歌。男女对歌高兴时可对上几天几夜,别有一番情趣。农历四月十四那天,是金龙壮、汉、傣同欢同乐的歌圩日,尤其是各族青年谈情说爱的红火日子,他们之间虽然语言不大相通,但山歌能表达出他们的爱。一位布傣的阿哥这样唱道:“阿妹像朵李子花,阿哥想摘怕刺扎,采朵李花相岁月,不知花主是谁家?”阿妹听了,亮开嗓子甩一首过来:“阿哥有心来采花,莫要担心怕刺扎,三月桃李花满树,随哥爱采哪一桠”……同一个壮乡,却有三种不同的歌俗,唱啊唱,一直唱到天黑才依依不舍离去。